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李丰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

投资阶段:无特别偏好阶段

投资领域:TMT,医疗,硬件,科技制造

代表案例:Insta360,爆款易,铜板街,哔哩哔哩

李丰曾IDG最年轻的合伙人,甚至有同行称他是IDG的形象代言人。

他华丽的投资成绩与平和友善的性格,经常无私分享他的投资逻辑和行业见解,博得众多创投圈及媒体人的好感,同时迅速积累起了在业内的名气和关注度。

其实,他确实有红的资本。

李丰在科技VC界算得上是知名人物,早期曾创办“秒针系统”,2008年加入IDG资本成为最年轻的合伙人,先后在五大领域展开“主题投资”,分别是:

l 电商:韩都衣舍、三只松鼠等

l 互联网金融:宜信、Prosper、铜板街、挖财等

l 90后生活方式:脸萌等

l 互联网内容平台:Bilibili等

l O2O的C2C:猪八戒网、河狸家等

在回顾自己投资生涯,他总结如下数字:7年间投资了61家企业,投入2.92亿美金带来了17.97亿美金回报,整体账面回报为6.14倍。这在国内VC/PE绝对界是一个靓丽的成绩。

他把自己选择进入VC领域的动作解释为“好奇心太重”,而现在他所创立的峰瑞资本又将继续以对新事物的好奇搅动着整个VC行业。

今天金牌顾问就和大家一起去了解李丰的投资之道。

一、IDG七年磨砺,投资61家企业带来17.97亿美金回报

1.是一个不断折腾的人

在2008年加入IDG前,李已经有了光鲜的履历:

先后获得北京大学化学理学学士和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化学理学硕士学位;

1999年第一次创业,2006年第二次创业,成功创办过“泡泡少儿英语”、“秒针系统”;

进入新东方集团,8年间先后担任多个核心高级管理职位;

曾加入华兴资本,参与和领导了多个案例的融资……

这是一个爱折腾且满怀理想主义的男人,他渴求有一个新的挑战来满足内心沸腾不止的好奇心和探索欲,这时候IDG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2.VC新人,从IDG迅速吸收知识

进IDG之后,作为VC新人的李丰迅速汲取新行业知识,并梳理出了自己的投资逻辑。

一年多之后,他投了自己的第一个基于传统教育的项目——精英教育。

2010年10月左右,李丰被要求研究范围要覆盖到电商领域,也就是从进入到互联网投资开始,他的投资大幕自正式开启。

2010年李投资了电商品牌韩都衣舍,之后的5年,韩都衣舍一直占据着天猫女装类品牌流量和销量的双料冠军。

2011年,李丰发掘到后来坚果品牌“三只松鼠”的创始人章燎原并鼓励其创业,后成为章燎原的天使投资人。

2014年,三只松鼠销售额破12亿人民币,坚果品类全淘宝第一,相当于第二名到第十名的总和。

此后,李丰继续投资了猪八戒网、宜信、铜板街等后来都称为巨头的互联网公司。

除了这些成功的投资案例,李丰更为有影响力的是他倡导的一系列投资理念,其中的五大主题投资被广泛讨论,成为近几年来投资界热门话题

3.顽童初心,峰瑞资本要颠覆传统VC

“我的性格比较适合做投资,因为有非常强大的好奇心,很愿意把事情搞清楚,而且很喜欢和不同类型的聪明人打交道。”李丰如是说。

纵观李丰过往的职业历程,他涉及每一个领域都是全新的,都不断变化的,像如此跳跃般地投资,需要投资人有强大的反应能力和学习能力,而他却乐此不疲,收获颇丰

去年8月18日,李丰联手前IDG资本合伙人林中华等人合伙成立峰瑞资本,主要聚焦TMT、医疗、金融、硬件、科技制造、企业服务、生活方式等领域的投资机会。

这家创投机构甫一出世,就推出了颠覆性的玩法,包括不超3倍收益不收管理费、开放CARRY给外部投资者以及降低出资门槛,让更多个人成为LP等方式,李希望借此“挑战在中国已存在二十来年的VC行业规则。”

李丰多次表示,峰瑞资本要做的不仅仅是一支基金,其实他真正想做的是一个可以有更多人参与的大平台。“我希望能找到各行各业里的牛人,大家一起做想做的有意思的事情。”

如今,那个曾被叫做“丰帅”的翩翩青年已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他创投圈里人见人喊的“丰叔”,他和备受瞩目的业内黑马峰瑞资本已经准备好,初心不变,再度出发。

二、为什么他坚信技术投资

从去年9月,峰瑞开始组建自己的科技投资团队。如今,这一团队人数已近10人,占峰瑞投资团队一半,成员们具体负责的方向有半导体、信号接收、材料、环保等。

为什么李丰如何坚定科学技术投资

1. 互联网模式的变更

2000年到2010年间,国内互联网一直处在高速增长,那时候像门户网站、互联网游戏、视频等在互联网上都是自成体系的商业模式。

到了2010年PC互联入瓶颈期,但幸运的是,移动互联网很快接替了PC互联网,次掀起浪潮,在大量创业者中,资本推波助澜之下,动互联网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发展

这个阶段的显著符号式是互联网+,也就通过互联网来解决实体经济的问题,像O2O、电子商务等。

丰表示,在商业模式和用户增长两个阶段都有红利的时候,理论上赚快钱是合理的,因为两个点都有爆发力。但在一个相对平衡的市场,大家需要寻找真正效率所产生的价值。

“经过市场的不断洗礼,们已经意识到互联网的本质是靠IT化来提高实体经济效率,而不是IT化本身,不是only for itself的事情。”而这个靠IT化来提高实体经济效率就是术创新

“回顾历史,我们会现,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其实是个交叉前进的过程,A先走一步,发现有瓶颈,B再走一步,而B走了一步之后,A就可以走另外一步。”总结道。

然,丰并不认为技术创新是对互联网+的否定。“技术创新并不意味着‘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而恰恰是大家越来越多意识到‘互联网+’对很多行业是必须的。其实‘互联网+行业’是个有争议的概念,那时候还不清楚什么叫和怎么做才是‘互联网+’,所以模式上的各种创新都有机会。但现在等同于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不是窗户后边没东西,而是足够多人意识到这层窗户纸本身是怎么回事儿之后,再想做模式创新就很难了。”

2.什么创新术创新成为

截止到2015年12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已达6.79亿,智能手机渗透率超过90%,移动互联网也随之进入了平缓发展的成熟期,与此同时,从2013年开始中国人口红利渐失这件事情本质上决定供需关系发生了改变。

可以预见的是,移动互联网进入增变得越来越平越慢新常态

,在这个时候如果再做创新,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新进来的人少之少,所以关键是已经在里面的人让他留下,这大概是对中国创新创业、投资的最大转变。”

“这在经济或数学上都可以理解为‘接近零和’的游戏,我多了就是你少了,而不是大家都多。”李丰,“在如今的市场情况下,只有当我提供的价值、效率更高,才能使我在和你竞争中,或大家共同分这个市场的时候,我能多,你能少。”

大家都开始谈互联网下半场,这就是下半场的本质之一。

用什么来促成效率竞争和增值,李丰认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就解决了今天需要什么创新。

他给出的答案是:价值创新和技创新!

丰认为,价值创新可以让你在产业链里输入了足够多的价值,也可以让你的效率运营比别人更高以至于在一块增长不大的饼里边实现“我多了,你少了。

术创新可以好地解决效率竞争问题,也就是接下来只有在基础设施上再次进行创新才能将效率得到进一步提升。

在科技圈寻找下一个独角兽

1.“深科技”将投资热点和机会

带领着峰瑞“杀入”国内VC不太重视的科技领域,他将目标专注在 “深科技”项目。

其实一开始,李丰也有所担忧,毕竟投资科技项目既费“柴火”又费人。与O2O、泛娱乐等领域相比,科技领域不但方向很多,而且每一个方向都需要具备专业的专业知识,这对投资机构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同时也意味着每个人只能专攻一两个垂直方向。

此外,投资一个技术类的项目过程很繁琐,不但项目不好找,而且找完了也很难论证:既不能太超前,又要在工业上证明项目是可以实现规模化和工业化。

但凭借着对未来大趋势的洞悉,李丰坚信“深科技”将会是接下来的投资热点机会。

所谓“深技术”即关键技术节点,例如VR领域的图像拼接、传感器、音频、对焦和捕捉等技术。

与此同时,峰瑞在投资科技项目的数量上也有所发力。

现在峰瑞所投的科技项目占了总投项目的三分之一左右,涉及范围很广,其中包括致力成为VR领域音频标准制定者的球形声场公司Mintmuse;曾入选YCombinator,做小型快递无人车及智能移动机器人平台的Robby Technologies;推出了全球首款便携式自拍无人机 Hover Camera的零零技术等等。

2.投资Uber,布局智能硬件,峰瑞“很忙”

2015年,峰瑞参与了Uber的F轮投资,这是峰瑞成立后投资的第一个大项目。除了看好共享经济的模式外,李丰更看重的是Uber背后蕴藏的“科技生产力”——“Uber现在做的事情,抛去所谓用数据和来处理供需关系,用车的需求外,他们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和钱在无人驾驶汽车上。这是我看它的根源,是峰瑞专注投资深科技的体现。

此外,峰瑞也在马不停蹄地投资智能硬件,布局硬件产业链。

早在2014年底,亚马逊发布了一款智能音响Echo。这款音箱除了播放音乐外,还内置了语音助手功能,用户可以通过语音命令让它完成一些服务,比如打车、叫外卖,甚至是控制家里的智能家居设备。

但当时这款产品概念太超前了,并未引起太大重视。不过两年多过去,它却成了一款现象级的产品,共卖出过300多万台,是亚马逊打造过的最成功的硬件产品之一。

一台小小的音响,却有可能成为未来智能家庭的中心,这激发了李丰强大的好奇心,他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风口”。

不久前,峰瑞联合了国内某互联网巨头一起投了一家名为“声智科技”的初创公司,开始布局智家居硬件产业链。

3.产业与技术的平衡:创始人必须是技术核心

一直以来,产业与技术研究的平衡是投资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而李丰的解决办法很直接,“创始人必须是技术核心,但要避免陷入技术循环。”

他认为,在技术领域创业,创始人需要技能管理研发进度,又能决定研发方向,还能知道找什么样的人来做这样的事情,这意味着创始人必须是技术方向最核心的人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就在这,百度、大疆就是典型。

但技术研究往往会陷入技术循环,越技术越如此,创始人会忘掉对人、工业和商业进行判断,技术投资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技术越好和越懂,就越需要平衡一下,不要把工业和商业部分完全扔掉。

“最前沿的科技不一定就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前沿的科技就一定是最适合投资的。”对于投资科技领域,李丰有着自己的一套哲学。

4.技术投资需要关注这几件事

从内部去看技术投资,李丰不断向团队强调几件事。

第一:技术投资有一与以前的商业模式投资完全不一样的好处。那就投资人的心态调整,也是创业者的心态调整。

丰表示,原来中国大部分投资和涉及到投资对象,主要做的商业模式创新。

商业创新的定义是,通过创新方法和手段,通过想出来新奇的办法,通过新应用、新工具,将以前大家没有做过的东西做出来。

领域里都是新用户,所以谁先得到了这批用户,谁基本上就完成了第一次的用户和商业模式积累。而这也导致中国过去十几年当中,不论投资还是创业,大家更愿意做的事情都是商业模式创新。

丰认为,和技术投资的是,以前做商业模式创新投资时呈现出这样一个特点:创业者来找投资人,这个事听起来还挺激动人心的,找点小钱做,投了B轮能赚钱,接下来投第二笔、第三笔小钱,接下来所有的钱用来使得这件事在较大规模上变成第一名。

事实上长时间的投资证明,如果凑巧所有钱没有搞到第一名,基本上过去投的所有钱的价值就会变得非常小了,这是他们看到过去在很多垂直领域做商业模式创新时的状况。

在谈论技术投资时,当投资人了解这一技术本身后,不管是从积累还是从现阶段位置来看,投资的价值已经产生,不会因为跑不到第一就不存在了,这可能与商业模式最大的区别,无论是对投资人和创业者都是一样的。

第二,因为很多投资人做惯了互联网投资,创业投资,但对技术投资不能按照商业模式想法和估值想法来投。因为,在术领域基本很难出现A把B挤死,B把C挤死,或A+B把C挤死的情况。李丰跟同事讲的就是两件事:第一,科技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是不一样的,你最大的本事是能界定或者能标注出这个技术现在在这个领域的位置、阶段和横向比较的价值;第二,2B提供技术服务,是不可能像2C领域那样一家独大的,因为即使具备同技术能力的公司,由于各自选择不同、产品不、能力不同,最后的商业成就差别也很大。

三、中国还没有到“资本寒冬”

1.美元造就独角遭遇了寒冬

在过去的4、5年时间里,出现类历史所未见的未上的超大规模估值企业,就是们常说的独角兽公司有人集体出现的原因归结移动互联网。

李丰指出,前的独角公司大部分是美基金投出来的,中的原因在于,2008~2010了解决金融危机和刺激经济,美国政府做了降低利率、量化宽松的举措,撒了无数多的钱。在钱多,流动性又好的情况下,低风险的资产回报非常低,是大量自然会去追逐高风险回报的资产,创业项目就是这种类型的资产。

“而创业凑巧在2010年的时候叠加到了移动互联网这个新兴的业态,凑巧因为美元是一个非常好的广义上的储备货币,流动性非常强,兑换非常方便,所以大量的钱在全世界流动,当然也包括中国和美国,叠加上我们的移动互联网,于是2010年~2015年也就诞生史上最多的独角兽。”

但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美国进入了反弹,进入了升息周期,一升息所有钱又会回到美国,美国政府就会收流动性。

“任何一个资产的价格只有两件事决定,第一件事,这个资产的内生价值和价值增长。第二件事情,这个资产的价格纯粹由于资金的供给而变动,比如我们二级市场的股票,在中国很大情况下股票的涨和跌,市盈率高和低是由资金供给决定的。”

简单理解,钱跑回美国了,还没有盈利的独角兽们没有粮食吃了,寒冬来临!

李丰接下来进一步揭示为什么这么多公司要合并。

“那为什么这么多公司要合并,原因很简单,既然流动性在往美国回收,同时没有更多流动性来推动独角兽这些资产的价格。那么市场就要把资金供给所增加的那部分价格泡沫慢慢抹掉,而回归到这些企业的内生价值增长所带来的企业资产价格变动,而这个变动在大部分独角兽没有盈利或盈利很微薄的情况下,显得非常凄惨了!合并、抱团取暖是最明智的选择。”

2. 中国的资本寒冬还缺两个触角

丰表示,从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以及最直观的感受看,近来中国著名的投资基金中,至少有一半以上,正在融他们的成长期基金。他认为,现在所谓资本寒冬,从经济学上来讲,非常不合道理。应该不是,起码在中国不是。

资本寒冬“还缺两个触发点:一是,缺二级市场给一点刺激,来撬动整个风险资产的投资。二是,可能多少再给一点时间,让很多再融资的基金,融完他们的成长期。一年前,他们融的早期,早期竞争非常激烈,现在早期长到成长期。”这样说。

3.的钱很多,钱的方向是技术创新

李丰说,有很多小说写过发达国家在经历不同金融阶段的起起伏伏,甚至还有部著名电影,描述了美国在2003~2007年的房地产金融现象。

如果你愿意从更高的角度去看这些书和电影,就会发现几乎全世界范围之内经历任何一个阶段的金融规律,都逃不过下面这两句话。

第一句:钱的多少。钱多流动性就会强,创业机会就大。

第二句:风险资产的定价。钱多的时候风险资产的价格就贵,钱少的时候就会出现风险资产泡沫破裂,或叫价值缩水,就会出现资本寒冬,任何一个周期都是这样的。

李丰认为,关于当前中国的投融资市场是不是资本寒冬?只需要回答下两个问题就到答案

首先,中国是处在钱多还是钱少的阶段?

在这个阶段,从经济和国家的意愿,和钱本身能赚钱的意愿,钱会去哪儿?换句话说,什么地方是钱应该去的?

在李丰看来,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刺激经济的需要,我们处在流动性相对宽松的阶段,简单来说就是钱相对多的阶段。“从流动性的层面上来讲,现在一定不是资本寒冬。”

“这些钱本身的欲望足够强烈,同时中国还有一定政策上的期望。最终的结果是这些钱一定会去到某些地方。”

那么钱会去哪里呢?也就是第二问题的答案,从国家、政策、政府、居民和企业的角度看,钱会再房地产吗?会大量投资基础设施吗?应不应该去提高实体经济的价值和技术创新?

李丰认为,上这三个最能花钱的选项,就是钱流动的方向。

表示,地产基础设施都是大钱去的地方,实体经济和技创新

去年国内新一轮宏观经济结构调整方案出台也印证了李丰的判读,其中主要方式之一就是要增强工业经济的毛利水平。而李丰认为,要增加实体经济的毛利,只有两个办法,要么增加终端产品附加值,要么就是在整个产业链当中,注入更多技术。

去年,李丰和他的团队准确地看到了中国在这一轮经济调整中必然会面临也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因此,他们在开始做新基金时就划定了一个重点,是以前风险投资不太常见的方向,那就是和实体经济结合的技术创新。

丰坚信:只有实体经济和技创新才能解决国现在所面临的问题!

的经典语录

l 经过市场的不断洗礼,们已经意识到互联网的本质是靠IT化来提高实体经济效率,而不是IT化本身,不是only for itself的事情。

l 在如今的市场情况下,只有当我提供的价值、效率更高,才能使我在和你竞争中,或大家共同分这个市场的时候,我能多,你能少。

l 进来的人少之少,所以关键是已经在里面的人让他留下,这大概是对中国创新创业、投资的最大转变。

l 最前沿的科技不一定就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前沿的科技就一定是最适合投资的。

l 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其实是个交叉前进的过程,A先走一步,发现有瓶颈,B再走一步,而B走了一步之后,A就可以走另外一步。

企业大额贷款就找金牌顾问 咨询电话:010-53369714

金牌顾问公众号:好贷金牌顾问(haodaijinpaiguwen)


上一篇: “世界500强”只看营收不管其他 怎能客观反映企业竞争力——微信热文排行榜
下一篇:金牌顾问赵鹞:支付、贷款、理财、保险、银行、基金、众筹无不涉及——解读BATJ金融发展战略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