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许小年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好,转型不是转行,而是经营模式要转。不是一窝蜂的都去玩什么大数据。转型是提升本业的级别,转经营方式和发展思维。工具才是互联网。

从深耕保险行业到如今开拓产业互联网新领域,北京亦庄国际产业互联网研究院股份公司总裁毕闯将人生演绎得愈发精彩。

他坚信,产业互联网必将形成燎原之势。

互联网经济已经开始从C时代逐步过渡到B时代,产业互联网正在通过制造业B2B,形成现代工业化生态体系,这也是改变中国经济的必由之路,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德国的工业4.0、中国的2015都在成为国家战略,产业互联网是支撑和打造新产业生态的蓝海,也是改变当前实体经济面临的挑战的唯一选择。

当前实体经济究竟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呢?我们定义的两化融合,即新产业化与互联网化在一个生态体系的高度上洞察产业和互联网的1+1>2,今天就跟着金牌顾问一起来聆听毕闯的独到见解和干货分享吧!

一、紧跟未来趋势,投身产业互联网

谈及与产业互联网的牵手,毕闯坦言纯属机缘巧合。

因自身兴趣追求,离开保险业的毕闯,原本打算放慢节奏,一心去实现几个一百计划:每天跑10公里坚持100天、看100本国内外原著、到最贫穷的地方教书100……正因为喜欢研究的天性,让毕闯看到了产业互联网这片还未被大肆开垦的处女地。

在他看来,电商经济和实体经济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关系,电商少了实体经济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同样,实体少了电商就又回到鸡毛换糖、走街串巷的时代。纵观德国的工业4.0,美国工业化,再到中国的2025制造强国战略,产业一直是一个非常热的话题。

人无法脱离社会,人的社会性需要时刻体现出来。

亦庄经济开发区进入了高速转型期,产业互联网成为了第五大创新中心,在这一布局的过程中,亦庄开发区是高端制造业的高地,却是互联网的洼地,亦庄本身有很好的产业基础,如果耦合的好,必将成为中国的2025计划热点。所以毕闯当下就建议成立一家产业互联网企业,并创新的构建四位一体的架构。

今年1月,北京亦庄国际产业互联网研究院正式成立;6月,国际产业互联网研究院开业盛典在北京亦庄成功举办,作为北京经济开发区第五大支柱板块,研究院已然成为亦庄产业互联网的创新中心,未来还将持续致力于产业重构的创新、颠覆,和思维超越。

二、产业互联网战略体系如何搭建?

1.政府推动、智库唱戏、企业运作

产业是一个大篇幅的文章,必须基于政府引导和推动,这本身也存在创新和供给侧改革的内容。在这一领域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非常关键。产业生态化并不能完全靠政府拉郎配,而是基于市场规则和互联网手段,这只手的力量同样重要。

产业化是一个大的链条,是国家战略,也是国家队的比赛,需要智库唱戏,这正好是中国软实力的体现。

通过商业企业按照市场规律高效运,首先形成了主体优势,当然这也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矛盾:政府推动的强势,智库研究的脱离实际,企业过分追求效益,这些有利的和不利因素放在一起,正好可以激荡出新思维、新模式、新业态。

毕闯认为真正的产业融合必须把三者实践起来,要找到一条既符合国家战略,又能推动市场运作的和谐之路,这是他成立研究院的初衷。

在公司的主体形态上,毕闯更偏向于股份制,混合型的投资人属性便于解决各种主体的机制碰撞,机制本身就是产业化的一种表现,兼顾国家战略,推动了产业变化,做出产业转型的示范。

2.坚持三创三化

2025制造作为国家战略目标,在这场国家级的竞赛中杀出重围,抢占第一制造强国地位,必须超常规发展,毕闯强调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必须坚定三创三化,三创即创新、创造、创业;三化指简化、转化、孵化。

1)三创:创新、创造、创业

产业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创新的事儿,未来2025以后想跟德国、美国竞争,想成为国际现代工业体系的老大,一切的过程都需要创新。 产业虽然在过去几十年一直是我们国家的经济支柱,但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与互联网相隔甚远,如何真的做到互联网+绝非易事。

第二个就是创造。产业和互联网的结合想要的就是跨界共生,而跨界共生唯有消灭传统产业,重构新型产业。产业互联网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参考。

最后一个就是创业。创业应该创造一种新的业态。它包含两层含义:一、建立一个新的公司,以往还没有专门研究产业互联网的企业,迎合市场需求就必须有这类新事物的诞生;二、国家2025战略中的定位和角色,这是一个国家级别的云图。

三创要求一切从零开始。

2)三化:转化、简化、孵化

三创相对应,毕闯还提出了产业互联网必须帮助经营实体、经济企业实现三化,这是一种使命和责任,也是一种必然趋势。

传统企业转型升级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不知道怎么转,不清楚往哪里转?

毕闯对此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他认为转型不是简单的转行,而是企业内部元素的转换,实现这种转换的工具就是互联网,依靠开放的市场,也包括技术、资金和人才市场,虽然当前我国的产业发展比较落后,但是互联网发展速度却是领先的,是唯一拿得出手的。所以要用互联网的手段帮助这些企业团结起来,逐步形成上下游供给关系,形成产业化生态。

企业转化不是简单的扶持,而是科技融入,互联网提供了更多选择,制造业在互联网上找到自己的生态圈,将科技和生态关系植入进去,再以新的形式转化出来,这才是当务之急。

第二个是简化。就目前来看,很多传统企业存在这样的问题:大而全,但实际的劳动效率并不高。这种潜在的危机可能短时间内不会暴露,抵挡L形经济时就会发现原有模式撑不起成本,竞争力也就随之下降。这个时候就需要简化,用互联网共享让这些企业的核心产能加大、利润加高。把企业共用的部分剥离出来放在互联网这一平台上,优势也就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了。毕闯坦言,趋势一定是1对1干不过1对多。

孵化就是要解决新技术、新模式和新产品的创新初期压力,自然界的生态圈,主要分两种形态,要么当食物,要么被人当食物。生态是循环的,而人是这里面最大的巨无霸。与自然界生态不同,毕闯认为产业生态不允许有巨无霸的存在,它讲求的是多样性,就像一条企业链上有配套做零件的,有做市场的,有做研究的。

在整个生态建立的过程中,配套的设备就需要在现有企业中去找,进行孵化和升级。比如芯片8.99最后一公里非常难,本身它的侧面还有产业链,从基础研究、教育、基础算法等,这个战线很长而且短期效益不明显,所以容易造成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这对新产业的影响是致命的,这就需要引导资金去做一些孵化企业,从而实现未来新产业形成。

三、产业互联网如何唱高调?

(北京亦庄国际产业互联网研究院股份公司)

产业互联网,纵向是构筑依存性产业链,横向涉及到众多行业,毕闯强调2025战略,产业互联网必须要高调推进,全力发展。

1.情怀高于利益

在唱高调的路上,毕闯运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他说猫不能因为老鼠多,就变成老鼠,它还得是一个猫!当前是国家战略布局的阶段,即使当前中国的技术竞争力在世界上稍逊一筹,但这个事还得有人干,赚钱是次要,该有的情怀还是应该坚持。亦庄国际产业互联网研究院作为国家战略生态圈中的一员,首先是使命感,坚持创办的初心是最重要的。

2.实现两业融合

中国的产业发展速度和互联网发展速度还没有达到一致的节奏,但实现两业融合却是产业发展的要害环节。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速度在世界上是领先的,相对产业的发展落后,毕闯认为做好两业融合是我们当前最重要的战略。

目前国际产业互联网研究院重点就是做好两业融合,这不仅仅是指制造业、基础行业和未来的信息产业要实现互联网化,新型的高端制造业、大健康、大医疗大教育产业更是要实现智能互联网化,通过产业互联网的融合,中国的产业才能进入智能化工业时代。

需要制造一个工业体系互联网,一方面通过网络连接容易形成生态化,打开企业的墙,另一方面互联网就是国际化,它能更好地促使国内与国际接轨。

3.形成三个高地

除了两业融合,毕闯坦言三个高地”也目前国际产业互联网研究院做的工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我们不生产,我们组织生产

第一个高地是理论研究高地,也就是说战略要远,就像太阳,虽然你永远够不着,但它会指引着你前进。现在很多机构定战略定的太具体,它更像是一个战略目标,而不是战略,所以经常动摇。

第二个高地是产业发展高地,这就相当于要在亦庄形成几个核心产业。这和修多少高楼、搞多少会展中心没有关系,只有当你的配套工业全都实现集群效应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高地。

最后就是技术创新高地。实现起来可能比较吃力,但足够的耐心和时间会最终把它吃透。

毕闯坦言,当前是一个全世界产业精英参与的盛宴,亦庄终究会变成国际化的产业基地

他的愿景就是到2025年,亦庄能够如今天美国的圣地亚哥和德国的莱比锡一样,成为一个国际概念,提到它,就知道中国的产业互联网创新聚集地在哪里,这就是三个高地的真正含义,这可能需要几代人共同努力。

4.坚持“四位一体”模式

和中国传统的双轮驱动思维不同,毕闯强调产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要求的是四轮驱动,也就是所谓的“四位一体”模式。其中,这四个轮子主要指平台基金、企业生态联盟、产业研究院以及平台公司。

首先,产业的发展,金融驱动的效应不可缺少;其次,产业的兴起最需要一批人实践示范,释放好处以后才能带动另一批人进入;同时,还需要专家去研究,制定体系化的标准,指引方向和路径;最后,一切的努力不能构筑在沙滩上,公司的运营、实践、存活、促进、连接都需要依靠平台的力量。

从一开始,产业互联网需要立足高起点,做所有产业互联网要素的集成,使它成为四位一体,“一体”又是重中之重。毕闯坚信这样的模式创新前无来者,可能也是鲜有后者

他还特别指出,在四位一体的产业互联网发展中,有两件事是最重要的:一是政府坚持下去的决心,还有一个是基本形成完备的市场要素,再用互联网方式整合起来。

四、中小企业三大短板

截止到现在,亦庄有一万五千家企业,核心区大概六千多家,统观这些企业,毕闯发现他们存在三块不可僭越的短板,这就更加重了产业互联网发展的需求性。

首先,这些企业往往抗风险能力比较低。他们长期固定在一个模式,很难去实现技术转型。比较多见的就是两家同类的企业,即使眼下竞争激烈,但双方都不会轻易去实现转型,往往认为不转还能活得久一点,一转就必死无疑。这种低抗风险能力,使得企业在发展上很难有一个大的跨越。

第二个是没有科技创造力的积累。传统的中小企业一般只看重眼前的订单,很少会去花时间在产品开发、科技研究上,在科技创造上的重视度一直比较匮乏。这类企业融资一般有三个用途:即还贷、还债、还工资。对于技术的投资比较吝啬。

第三,中小企业从来没有建立起过产业发展的金融。

这三点导致当前解救中小企业的任务迫在眉睫。让它活过来的唯一办法就是用互联网方式来解决,让它形成生态。这就是“产业互联网”的真正意义所在。

毕闯坦言发展产业互联网任重而道远。新的时代,会很快会被更新的时代打破,未来智能时代的发展可能会远远超出我们原来的想象,但是,他相信:中国的深化改革会给中国产业化发展带来更积极的意义。

好贷金牌顾问部 沈莎莉

企业贷款,新三板定增,请搜金牌顾问。

微信公众号:haodaijinpaiguwen

贷款请加QQ群:300173621


上一篇: 莆田系复活,这一次又是什么幺蛾子? | 微信晚点名
下一篇:联姻A股公司,多少新三板企业做着豪门梦?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