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金牌顾问: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风险投资圈,来看看国外风投圈生态如何

风投机构越来越多,做VC越来越不容易,至少对大多数投资机构和投资人来说如此。

对独立基金而言,他们需要考虑募资,管理资本,还要时刻应对来自其他独立基金以及企业基金的竞争与挑战。当然,这种情况似乎已经成为世界风投圈的常态,并不仅仅只是中国投资人所面临的问题。

今天,我们就将来看一看世界其他国投资圈的生态吧。

一、美国风投机构募得十年来最多的资金

1.市场表现不佳,但美国风投圈获得10年来最多的资金

随着全球经济走向衰退,互联网泡沫将破,硅谷很多投资人越来越担心如何将自己所掌初创企业的股份转化成实际现金。但尽管如此,这也无法阻止机构投资人向风投机构开出大笔大笔的支票。

有些令人震惊的是,根据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与汤森路透的数据显示,相比10年前的2006第2季度,美国投资机构正在获得更多的资本承诺。有数据显示,2016年第1季度57家美国投资机构共募得120亿美元的资金,比2015年第1季度的资金承诺高了59%。

是,金牌顾问观察到的是,下的机构投资人并没有广散财富,而是更聚焦地把钱给些他们认为靠谱的风投机构,据统计,新建基金的数目比去年这个时候少了17%。

2016年第1季度大约有一半的资本承诺被四家风投机构锁定:

Founders Fund新募得13亿美元

Norwest Venture Partners募资约12亿美元

Accel Partners 2支基金共募资约20亿美元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两只资金共募资12亿美元

小知识:

Founders Fund:由Peter Thiel和其他PayPal高管创立,投资过SpaceX、Airbnb、Lyft、DeepMind、Stripe、LinkedIn等公司。

Norwest Venture Partners:成立于1961年,投资后上市成功的公司有FireEye、 Lending Club、Intersect ENT、Apigee、MobileIron、Sadbhav、Snowman Logistics、Solar Edge Technologies等。

Accel Partners:世界五大风投机构之一,创建于1984年,在投资的508个公司中有18个上市,179个被并购。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成立于2000年,在其投资的266家公司中有10个上市,74个被收购。

紧跟其后的有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Battery Ventures和Index Ventures,它们分别募资8.45亿美元,9.5亿美元和5.5亿美元。

外,据统计称,今年第二季度,全球风投投资额达到400亿美元,同比增长20%。

然而,该投资总额主要是由个别推迟IPO(首次公开招股)的公司的大规模融资推高,如从沙特阿拉伯的主权财富基金获得35亿美元投资的Uber,以及从包括苹果在内的多位投资者获得45亿美元的滴滴出行。

2.可能的原因:金融市场整体表现及国外投资者的促进

当我们看到很多公司推迟上市,还有近几年科技股的平庸表现,但风投圈却获得了更多资金,这现象令人感到困惑与怀疑,下面我们来试着解一下。

一个非常可能的原因是股票市场在近几年的表现不错,如大学机构和养老基金等机构的银行账户资金在不断增加,这意味着根据百分比计算,他们可以向风投机构投更多的钱。

另一项潜在的原因是:利率依然很低。尽管美联储在去年12月自08年金融风暴后首次提高了短期利率,但人们仍然认为在短期内美联储很难会再提高利率。

还有很多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外投资者希望能将资产放在美国。

一位最近参与了Founders Fund年度LP大会的线人表示,很多中国投资者曾找过他,希望他帮助引介进入其他基金或者寻找特定创始人的直接联系方式。

一些来自研究机构Dealogic的数据也强调了这一趋势。

今年3月中旬,中国企业宣布了对36家美国企业总计390亿美元的收购,超过了2015年全年114笔交易价值170亿美元的记录,以及2014年中国投资者对美国企业总计140亿美元的收购记录(这一数据包括中国企业与美国企业之间的股权交易,如阿里巴巴占Groupon 5.6%的股份)。

当然风投机构能吸引到如此多投资的另一原因是因为风险投资的反周期性。

毫无疑问很多投资人都认为自己现在对创业行业的大量投资是明智的,因为现在需求被抑制了很长时间,他们预计会出现IPO潮。

另外,最近寒冬和泡破灭论盛行,有人表示,这其实是大型投资机构有为之,因为他们准备开始规模货了这个时候不少质很好项目遇到了融资困难,投资机构再在舆论方面添柴加火,从而能够更低的价格抄货。

正如Index Ventures的风险投资人Mike Volpi所说,当他的风投机构获得新一轮早期基金时,私人市场的下行压力对投资人来说既有好处也有弊端。尽管后期公司可能会遭到挤压,历史证明现在是投资新初创企业的好机会。“这是我们所处行业的正常过程,它会伤害我们,也会创造很多机会。”

二、突然间每家公司都变成了风险投资家

1.不少大企业纷纷设立风投分支

通用公司副总裁Beth Comstock出现在英特尔资本全球发布会上,谈论自家公司在投资方面所做的努力。

尽管英特尔和通用在做出投资决定时有不同的目标,但他们的理念都是寻找到拥有远大信念,且可以潜在或直接帮助到自己的初创企业。

Comstock对初创企业发出了非常直接的信号:“通用对不同业务一直保持着开放态度,如果你有好的想法,就把它带通用来。”

尽管不同公司有不同的投资目标,但他们依然会对好想法进行竞争,而他们都竞相寻找并投资最好的公司,Comstock这

尽管通用对被Comstock称为“大物联网”(Internet of Really Big Things)感到兴奋,而英特尔则对能够提高其芯片制造业务的电脑充满兴趣,但他们有着一个相的目标那就是都希望向那些快速、敏捷的公司学习。

不仅仅是像英特尔、思科、通用和WorkDay这样的技术大公司,还有像可口可乐、富达和麦当劳这样的品牌也开始在投资这方面进行尝试。

可口可乐创新部门的副总裁David Butler表示,这并不仅仅只是写张支票那么简单,你需要真正投入到一个项目中,在不过度控制的情况下培养年轻的创业公司,让它成长发展,说实话,拥有的想法真正做到实处,对于大公司来说还很困难。当然如果这种方式能够成功,那所获将是双赢。

通用不仅仅会向初创企业开放投资,它还成立了一所初创培训学院,企业家可以免费学习招聘、时间管理、供应链管理、营销和其他行政管理方面的知识技能

通用还会高管为学院提供指导,同时,思科也会提供入驻企业家项目以寻找可以与物联网科技达成的合作,期待借此可以推动思科朝新方向前进。

思科尝试在做的是发现、找到那些有破坏性的早期技术,与这些初创企业形成战略关系,然后在管理层面为这些初创企业提供6个月的协助,帮助他们形成内部和外部的良好关系,并在初创公司最早期的发展阶段提供培养。

2.技术回报还是财务回报:不同企业目标不同

英特尔明确表示它不仅仅只是想培养新想法,得到好技术,它还想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

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关心投资回报,对一些公司来说,它们只是想要获得能量和创造力,获得好想法,至于其他都算是额外奖励。

“我们是一家独特的VC,是企业VC和私人VC的很好结合。”英特尔资本主席Wendall Brooks表示,“我们的投资回报率很高,而且我们对英特尔的策略也有很大影响力。”

当然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觉得他们需要在策略和财务上都获得回报。Workday在去年7月成立了一家风投机构,其目标基本上是策略性的,而不是财务上的。他们的想法是向初创公司学习,并让他们与自家的工程团队分享想法和方法。

Brooks明确表示他希望英特尔资本能领投更多交易,他认为投入更多资金以及在董事会占据一席可以在公司发展上产生更多影响。

相反Workday通常会在参与投资的项目中于投资机构的第二,因为它最想的是,被投身上学习到什么。

不论公司的目标、规模或资金池有何不同,越来越多的公司将投资视为在创新市场提高竞争力的方式。这些公司正在成立风投机构,有时也会与私人VC产生竞争,这意味着如果一个初创公司有好的想法,那么它比以前更不用担心找不到投资了。当然次重申一下,里所说的是美国

三、在日本,企业风投是老大

1.美国,只有实在没办法才会要企业的钱

当你准备在美国考虑募资时,企业风投是排在第三位方案和选择,如果你不能从顶级机构或二级机构募得资金,才选择向企业募资了。

尽管存在例外,但一般而言,企业投资似乎是很多公司最后的选择:当你的公司面临被收购时只选择企业的投资,或者是当公司估值太高而一般投资人不倾向选择时,也只寻求企业的投资。

USV的投资人Fred Wilson形容企业投资说,“他们太糟糕了,他们不在乎公司的成功或企业家的成功,他们目的就是最大化自己的利益,从来不会包容,这个也许并没有存在于他们的基因中,所以他们并不是好的投资人。”

在美国从大企业处筹资并不是最理想的方式,尤其是在硅谷。

2.日本文化钟爱规避风险,可获得的独立投资基金偏少

但在日本,科技企业家无法回避大企业的投资。

在美国,大多数资金都来自机构投资人,如养老基金、捐款或其他基金的资金,而在日本,资金更多来自大企业。

这一区别源于日本投资人更倾向于规避风险,而风投被广泛认为是风险过高的理财方式,而且不幸的是,投资回报率也无法达到硅谷水平,因此不能避免风险规避行为的产生。

因此对企业家来说,可获得的资金变少了。

2014年日本的风险投资数额为9.6亿美元,而在美国这一数字为480亿美元,两者相差了约50倍。对天使投资来说,这一对比差异为10亿美元对241亿美元。换句话说,日本企业家一共只能获得19.6亿美元的资金,而这几乎只是Andreessen Horowitz第五轮基金的规模。

3.日本企业投资不为获得经济回报,只为保持行业优势

为什么日本大企业会愿意投资初创公司?

其原因与其他国家的企业投资并无太大不同,企业投资的主要目标不是获得经济回报。对日本企业管理层面来说,企业风投分支被视为研发或企业发展费用。

企业研发可以保持关注行业最新趋势,更加及时地监测到可以影响其核心业务的因素。从日本企业发展角度来看,这是寻找可被收购企业的不机制,同时也能够和有前景的公司建立长远合作关系。

而且最重要的是,进行投资的日本企业对于VC有无风险并不觉得是重,因为们的投资中经济回报不是最基本的目标。

有趣的是,因为日本初创企业大部资金来自大企业,所些初创企业也没有因感觉到有什么不妥,比如企业投资劣于独立资本。

事实上很多时候,从已经有品牌影响力的大企业那获得投资,对于初企业市场推广来说是一个更好的信号。在一个天性规避风险的国家,获得有名望大企业的支持传递了稳定的信号,而这种稳定对于初创企业意义重大。

日本,当你还是一个毫无建树不知名的初创企业时,只你的客户相信你在一年内还会存在,那么说服他们采取你的方案就会变得简单很多,同样招聘更多顶尖人才也是这样道理。所以,大企业的支持会给人们造成这样一种你的企业非常稳定印象,似乎你的企业根本不会在创业大风浪中不沉船。

不同处境会有不同看法,在日本,很多企业投资机构就是美国风投界的红杉资本和A16Z。

欧洲风投金额在英国公投前已降了33%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Pitchbook提供的初始数据,在欧洲,截至上周(6月底)的3个月,来自风险投资者的投资额从2015年第二季度的43亿美元下降至28亿美元。

风投投资的下降,正值伦敦科技公司的高管们担忧英国脱欧是否会危及伦敦的欧洲创业中心地位。在欧洲估值达到10亿美元或以上的10家创业公司中,伦敦占4家以上。

英国风投公司Balderton Capital合伙人苏兰加·钱德拉蒂拉克(Suranga Chandratillake)指出,第二季度欧洲风投资金下降并不是因为对英国公投脱离欧盟的预期。在他看来,长远来看,欧洲科技行业将会蓬勃发展,不过创业公司可能会离开伦敦,尤其是如果英国阻止来自欧盟的外来移民入境。

“英国脱欧将会产生一些影响。当中包括一些重大问题,如投资环境、不确定的政治环境、人才流动是否严重受限等等。”

据Pitchbook称,第二季度,英国是最受风投基金青睐的欧洲国家,在欧洲创业公司28亿美元的总融资额中占9.94亿美元。该国创业公司的融资额同比下降5%,明显低于整个欧洲地区。

在欧洲各个地区,获得风投投资的公司数量下降47%,原因是风投公司采取集中投资策略,平均来看单笔投资额增加了。

欧洲风投公司Highland Capital Europe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弗加尔·穆伦(Fergal Mullen)指出,继去年年末担忧硅谷市场之后,很多美国风投公司不再在欧洲进行较大规模的风投交易。“相比去年这个时候,他们对欧洲显然没那么热情了。不过他们的热情并没有完全冷却。”他说。

金牌顾问已经吸引了大批投资机构高管、投资人入驻,在这个平台可以直接与这些大咖面对面沟通交流,我们已经建立了创业者社群,欢迎创业者加微信: dpteng001 (备注:加创业群)申请入群。

金牌顾问公众号:好贷金牌顾问(haodaijinpaigu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