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国产手机维权,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制造的标志!——微信热文排行榜

微信晚点名,览尽天下事。金牌顾问平台与专为新媒体运营者提供服务的平台爱微帮的强强联合,为您揭晓每天最热门的十篇财经号阅读文章,有最及时、公正的公众帐号排行榜,也有最犀利、热辣的评述点评,更有金牌顾问平台资深金融投资大佬的精彩观点,相信会给您带来不一样的精彩。

金牌顾问·爱微帮微信热文排行榜

6月21日TOP10排行榜

(数据来源:爱微帮)

总是被致敬、被抄袭的苹果手机摊上了大事。最近北京市知识产权局认定,苹果公司的iPhone 6和6 Plus侵犯了一家中国企业的专利权,责令其停止销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苹果被判侵权,究竟冤不冤?一起来读读腾讯财经发布的这一篇《禁售苹果!这一枪终于打响了!》,看看他们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金牌君读文章

文章中说:受侵权裁定的影响,苹果股价应声暴跌,创下5周以来最大跌幅,科技股全盘拖累,仅剩95.33美元
苹果公司也没善罢甘休除了要求法院依法撤销被诉决定,还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苹果还强调,后续将加强在中国市场的保护,不排除主动出击。
文章认为,从华为起诉三星,到北京知识产权局裁定苹果侵权,每一步都展现了中国企业对专利重视。而对于苹果来说,一旦失去了北京,也将失去中国,很可能一败涂地!
与此同时,文章中还提到美国制裁中国华为、中兴以及撕毁高铁合同的事情,并且认为此次对苹果的制裁算是一次反击。

专家怎么评这件事?

石榴理财师CEO南小鹏: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已经开始

苹果侵权一事,最近在IT界闹的沸沸扬扬,目前已经成功成为娱乐新闻,更有希望演变为爱国新闻。

本人并非知识产权方面的专业人士,但作为十几年前法学专业的毕业生,预判此事的最终结局是,苹果掏钱和解,皆大欢喜。所以就别瞎起哄,还替北京人民担心买苹果都要出城了。

但回过头来,不得不说,国内的商业机构、执法机构等,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程度还是偏低。本人认为,知识产权相关领域在完善的法律环境下,会迎来估值大幅提升的机会,这即是对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也是众创时代里最宝贵的东西。

悄说一已经有先知先觉的资金观察到国家政策的调整,开始布局了,只是你还没意识到。

筹码公司CEO凌凤琪:一切都是博弈的筹码,客观看待就好

苹果禁售开始了,此举更多是筹码交换的信号,至于违规事实和执法的宽严,都受制于当下的政治经济环境。

中国对于很多国企业来讲都是最大的海外单一市场,不仅仅因为经济实力不断提升,更重要的是,我国多年来对于外资企业都有一定的超国民待遇,国人对于外资品牌的偏好程度也相对突出。

禁售苹果不会真的落实,在政治领域有一个金色拱门理论,就是凡是参与到麦当劳供应链中的国家不会发生战争,巨大的贸易链条让彼此都投鼠忌器。

今天苹果和华为也是如此。贸易链条上的一切限制,多数是利益诉求。要么交换并满足,要么在法律框架下进行博弈。将贸易和政治摩擦上升到爱国主义情怀中来是非常不合适的。深度一体化的全球经济早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中美关系也早就在毛泽东时代走出了单纯的敌对和对抗,走向了开放的合作与局部的博弈,是相对正常的大国关系。

一切都是博弈的筹码,包括苹果,客观看待就好。

知识

金色拱门理论

将近20年前,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提出了“预防冲突的金色拱门理论”(Golden Arches Theory of Conflict Prevention),认为任何两个开设了麦当劳(McDonald’s)门店的国家都不会彼此开战。这个理论适用于冷战结束后令人陶醉的1990年代,那时人们认为,人类将转而追求后意识形态目标,比如消除饥饿。它给出了一种“经济人”前景——人类将用巨无霸(Big Mac)和炸薯条取代对战争的欲望。

不过,老式的偶像级美国消费品企业的困境很难算是全球化的一种倒退。更新的美国品牌,比如苹果(Apple)、优步(Uber)和星巴克(Starb****s),正大踏步向前迈进。弗里德曼也将他这个自认属于闹着玩的理论更新为“预防冲突的戴尔理论”(Dell Theory of Conflict Prevention),认为任何两个处在同一全球供应链上的国家都不会彼此开战,因为经济上的损失实在太高。

金牌君怎么看?

读完这篇《禁售苹果!这一枪终于打响了!》,金牌君感觉很尴尬,明明是要说一件关于知识产权的严肃事件,作者竟然写出了一种喜大普奔的感觉,字里行间充斥着莫名的自豪感……很难相信这样一篇10万+的文章,出自腾讯财经,而且还是转载的。

从华为起诉三星,到今天北京知识产权局裁定苹果侵权,每一步都展现了中国企业对知识产权越来越重视,这是一大进步但是在此文中将这件侵权事件写出了爱国新闻的味道,更是将专利维护上升到了政治博弈,感觉就差在结尾加一句不转不是中国人了。

我们客观地看一下这个事件的始末,向北京知识产权局提出苹果手机侵权的,是一家名为佰利营销服务有限公司的企业。该公司认为,苹果手机侵犯了自己名为“手机100C”的外观设计专利。

北京市知识产权局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虽存在一系列的差别,但均属于一般消费者难以注意到的微小差异,应当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无显著区别,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外观差别非常小,起码两个产品摆在消费者前,都不会被分清楚,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因此认定苹果侵权。

然而,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佰利100C在iPhone6上市前两个月获得外观专利,而苹果公司也曾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宣告佰利外观设计专利权无效,但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100C的轮廓和各部细节与市售产品都存在明显差异,驳回了苹果请求。

一样的手机,一样的专利,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差异明显”,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却认为“无显著区别”,这结结实实地打了上级的脸。
不仅如此,北京市知识产权局的判决也让很多人很困惑。因为一直被模仿的苹果公司竟然抄袭国产手机
一项侵权判定,不仅事关企业的经营成败,更会使人们对某项权利的认知产生重要影响。北京市知识产权局的判定结果要想服众,理应给出更详细的说理,“属于一般消费者难以注意到的微小差异”这样笼统的理由,很难平息当事人和公众的质疑。

BTW:悄一句,小米无印良品情何

评专家

凌凤琪:id 富兰克凌, 跨境交易服务创业者,筹码公司CEO,资深互联网人士,曾服务于500强企业和国内顶尖互联网公司。